中国式养老新观察 如何实现老有所养、老有善养

重阳节前夕,合肥市包河区望湖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里,半小时一场的中医健康理疗服务几乎座无虚席。十多位老人分三排坐下,双脚放在与养生足浴盆有些相似的平经调养仪中,专注地听着面前的专业理疗师讲授着中医养生之道。

今年64岁的李旗老太太搬到望湖社区一年多,自从听说社区里有居家养老服务站免费提供的健康理疗服务后一有空便往这里跑。

“来这里后,我静脉曲张的老毛病有了很大改善。”对于李老太来说,居家养老服务站既能放松身体,又能认识许多“老”朋友,“平日里女儿女婿上班,小外孙上学,这里就是我‘上班’的地方。”李老太笑着说。

望湖社区居委会副主任王栋介绍,这样的健康理疗服务是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为社区老人提供的诸多养老服务之一。养老服务站还为社区老年居民提供上门送餐、生活照料及康复理疗等各项服务,并每月定期安排社工和志愿者上门访视老人、陪老人读书看报等。

记者了解到,安徽合肥、岳西、浙江金华、吉林松原等地都有政府推行的“居家养老服务”,为居住在家的老年人提供以解决日常生活困难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化服务。

长期关注养老服务的王栋表示,希望居家养老这一领域能有更多的社会专业力量加入,利用社会化手段引入专业化人员,让老人们能够老有所养、老有善养。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今年发布的《中国家庭发展报告2015》指出,医养结合需求较大是我国家庭发展变化的突出表现之一。目前,全国多地已经开始探索医养结合的养老模式。

两年前,当母亲因脑梗被送进安徽省一家医院住院时,陶懿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一下重了许多。

“在医院和家之间来回跑,原来的生活被打乱,家里每个人都感觉累了许多。”当陶懿的母亲出院后,这个担子并没有减轻,由谁来陪护失去自理能力的母亲成了陶懿一家的“难题”。“母亲150斤,她自己又不能动,护理起来太困难,找了几个保姆都是干几天就走。”陶懿说。

当陶懿听说合肥市第一人民集团医院滨湖医院里有医养结合的老年科时,便把母亲送了过来。记者在两人间的病房里看到,独立卫生间、悬挂式电视机、落地玻璃窗、红色储物柜等一应俱全,床头分布着各种功能的白色插头和按钮,老人和家属可随时通过按钮进行呼叫。

老年科设立“托护养老”和“医保住院”两种管理路径。当入院老人需要疾病诊疗时,便进入“老年科住院病人”信息系统,按照“医保住院”管理路径进行住院管理。当老人不需诊疗时,则进入“老年护理院”信息系统,享受专业照顾、病情观察、心理护理、健康教育和康复指导。

陶懿给记者算了笔帐,当母亲身体不舒服需要“医”的时候,就可以享受医保报销,最近一次的治疗花费9000多元,报销后只支付了约2000元。当母亲身体好转需要“养”时,每月支付4000元左右的护理费、床位费、伙食费等即可。

“如果请24小时保姆,一天150元,一个月光保姆费就要四五千元,病了还得往医院送,全家都得跟着忙。现在这样就不用专门请保姆了,子女的时间也解放出来了。”陶懿说。

如今,滨湖医院老年科已开设5个医养结合病区,开放床位数2百多张,其服务对象辐射省内外,吸引了上海、江苏等地老人入住。

国庆长假已过,重阳佳节来临,许多在线旅游网站上纷纷打出“老年旅游”牌。70周岁以上老人可免票入景区、免费乘坐公交地铁……越来越方便的交通方式以及生活观念的改变,让更多老年人愿意选择外出旅游享受老年生活。

安徽省巢湖市的田阿姨是老年大学的学生,退休后的她喜欢旅游,近几年跟着旅游团去过新马泰、台湾等地区享受养老生活。在她看来,能够避开节假日出行高峰期,跟着旅行社出去玩,是个不错的选择。

“父母辛苦了大半辈子,老了总是在家待着,我们平时忙工作也没多少时间陪他们,就想着让父母出去转转,让他们也享受享受。”合肥市的秦凯就打算在网上给父母选个靠谱的老年团作为重阳节礼物。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老年游市场的参差不齐和安全隐患成为许多家庭的后顾之忧。今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其中明确指出,加快制定实施全国老年旅游发展纲要,规范老年旅游服务,鼓励开发多层次、多样化的老年旅游产品。

安徽一家旅行社的朱小姐表示,老年人在申报旅行团前,一般会让他们的家人签订协议。在出行过程中,国内出行多半会安排旅游专列,超过一定人数时将会配备随行医生。如果有老人在旅行过程中出现身体不适,随行医生会进行简单处理后,送到当地医院进行进一步的治疗。

秦凯表示,从家庭的角度来说,希望老年旅游市场能够有更多安全保障、更多线路选择,让老人玩得开心、家人选得放心。 (记者周畅)

©2015-2016